2022年10月1日

  最近,某网站将广州评为“全国最冷漠城市”。这句评语,是偏激还是中肯,社会各界议论纷纷。然而,这座一向乐于包容各种声音的城市,以海纳百川的度量,吸引上千万人口定居。如果广州真的冷漠如冰,又怎能留得住几百万外来人口,让他们在这里安居乐业,休养生息?

  广州人,行善无须大锣大鼓,温情却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身边一点一滴的关怀,平时行色匆匆的你可曾留意到呢?欢迎报料,讲述你身边每一个“温情广州”的故事……

  广州天河棠下有一段隧道,长期黑漆漆的,许多孩子上学时都心惊惊。最近两个多月来,隧道突然多了一位老人,每天早上手提应急灯为孩子照路。这位无私的“提灯老人”,就是天河区棠东村博雅学校副校长熊传德。

  昨天早晨6时,在天河棠下一处铁路隧道南侧的隧道口,熊传德准时出现。他一手拿着应急灯,一手拎着小塑料凳,在隧道口坐定。

  6时刚过,已经有穿着校服的学生陆续向隧道走来。熊传德高高举起应急灯,一束强光射出几十米,光随人动,伴着学生慢慢走远。

  “小家伙先站住,等一等再过隧道。”不一会儿,熊传德身边聚集了几个学生,在光束的照射下,熊传德领着一队人渐行渐远,走到将近隧道尽头,光线稍强,熊传德把电筒一收,也不多说,转身便走回黑暗的隧道,接送下一拨去……

  时间到了7时30分,学生上学出行的高峰期已过,熊传德挺了挺身子,晃了晃没怎么休息过的腿脚,提着应急灯和塑料凳默默离去。学校里还有不少事情等着他,语文课也要准备准备。

  61岁的熊传德是老党员。他教书41年,以前在湖北荆州石首市新厂镇老家教学,曾是家乡多年的劳动模范和人大代表。4年前他接受学生力邀,来到广州番禺继续教书,去年来到棠下的这家民办小学做了副校长,也代课教语文。

  熊传德说,在天河棠下附近,广深铁路和广园快速路并排东西向穿过,两条路下有多处涵洞隧道,供路人和非机动车过到对面。

  熊传德照亮的隧道约3米宽,长约50米,由广园快速路路政管理所负责管理。百米长的通道黑漆漆一片。间隔不足一米,两人就看不清对方面庞了。不少老街坊过隧道时都自带手电筒。

  然而,这附近也是外来工一处集中居住区。在隧道两侧的棠下、棠东村,有博雅、棠福、同仁、培艺、龙滔等多所民办学校。每天早晨,有两三百名小学生穿过隧道到对面学校上学。而这段黑漆漆的百米隧道,无疑成了家长担心、老师头痛、学生害怕的“老大难”。以前就发生过车碰伤学生的事故。熊传德向附近小区、居委会反映多次,对方有时答复称隧道归铁路部门管,有时根本就没了下文,照明问题一直没能解决。

  春节期间,熊传德花140元买了一个强光应急灯,“应急灯光线可以射出七八十米,不过每个晚上都要充三个小时的电。”今年正月初五,赶在新学期开学前,他第一次蹲守隧道,专程为学生“送光”照路,从此风雨不误。

  “以前在隧道里,我们都是摸着墙壁往前走。”赵婷婷和王笑含都是博雅学校五年一班的学生。对于两个小姑娘说,这段隧道又黑又臭,上学成了一件苦事。现在有了“提灯老人”守护,她们觉得行走安心了不少。

  然而,还是有家长称,隧道里以前有摄像头,还有两个治安员在执勤,可后来治安员就消失了。隧道狭窄黑暗,经常有摩托车溜入,虽然有了“提灯老人”,但还是宁可辛苦一点送孩子上学。(记者石善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