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1日

  新华网北京6月21日电(记者 周婷玉)2008年5月12日,第96个国际护士节,是纪念“提灯女神”南丁格尔的日子。

  5月12日14时28分,北川县人民医院的护士们还没来得及庆祝这个属于自己的节日,大地数十秒的震动将曾经秀美的县城一下子变成了“人间地狱”,数十万生命被推进黑暗的废墟之中。

  就从这天起,10余万“白衣天使”奔赴、坚守灾区,成为黑暗世界中的“提灯人”,为灾难中的人们送去希望和光明。

  地震时,正在门诊楼上班的四川茂县中医院医生余国林大声招呼着同事,疏散挤在楼内的病人。等所有人撤离后,楼内的砖块无情地砸向他的头部、肩部、腿部,他顿时成了一个“血人”。

  病人!救人!鲜血没有引起余国林对自己的注意,却提醒他牢记一个医务工作者的天职――救死扶伤。

  余国林快速跑出门诊楼、冲到住院楼,看见两位病人被倒塌的乱石和砖瓦埋住。他跪下身子便和同事一起,用双手刨挖乱石和瓦砾。

  “别管我,快救病人!”余国林留下这句绝唱,5月15日,57岁的他将生命奉献给了羌山大地。

  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医疗队员、救护车司机雷勇却是忙得来不及向任何人告别,便长眠于自己来回奔跑无数次的路上。

  汉旺镇、九龙镇、南坝镇、平通镇……5月13日以来,雷勇不分昼夜地在四川各个重灾区往返,运送药品、救援物资,转运伤员和医疗队员。

  6月6日,强降雨。雷勇运送医院第六批医疗队员从南坝镇前往绵阳,为避让迎面驶来的车辆,救护车翻入路旁的深沟。战友都在,唯有雷勇独自远去,没留下只言片语。

  余国林、雷勇虽已远去,但他们的精神永存。他们用生命履行着“以病人为中心”的承诺。他们耗尽自己生命的最后一份热量,点亮别人的生命之光。

  在地震灾难中,还有无数这样的“白衣天使”,他们强忍失去亲人的悲痛,坚守在病人身边:

  3天内接到7个亲人去世的消息,绵阳市中心医院手术室护士长黄琼坚守在医院,看护了无数的病人。直到15日晚,黄琼才躺到床上痛快地哭了一场;

  9位亲人遇难后,广东医生黄宝武顾不得身上的伤,也顾不上心里的悲伤,三天三夜没合眼地工作,“只要我能救,尽量多救一个”;

  “我的孩子还埋在那里。”一位医生指着旁边废墟,他已在这里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救助着一个又一个从废墟里抢救出来的孩子……

  在地震灾难中,还有无数这样的“白衣天使”,他们忘我地抢救病人,顾不上自己的性命:

  地震后,彭州市中医院外科主任周启和一直穿梭在伤病员和医护人员之间,连续五昼夜没有合过眼,连“救命药”也完全顾不上吃。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一位正在化疗的癌症病人。他说:“不赶快把灾区的伤病员救治好,心里不安。”

  44医院护士肖翠身患眼疾,但这并没有阻挡她去灾区的决心和脚步。抵达灾区后,由于超负荷工作,她的眼疾加重,左眼充血,又红又肿,随时有失明的可能。医疗队准备安排她回贵阳救治,但她连夜写下“请战书”:“国难当前,我想尽一次职责……即便眼睛瞎了,我也要留在灾区!”

  这就是可爱的“白衣天使”,他们用毫不利己、无私奉献的精神点亮无数盏生命之灯。

  从大地震颤的那一刻起,无论在水泥钢筋堆积的废墟中,还是在滚石横飞的山谷里,无论是在山塌水隔的“孤岛”上,还是在收治伤员医院的抢救现场……随处可见“白衣天使”忙碌的身影。

  震中映秀镇,镇中心卫生院院长崔彬带领职工抢救出所有住院病人;从摇摇欲坠的大楼中抢运出药械,建立临时医疗点,两天内救治了1100多名受伤群众。

  北川县人民医院震后只剩下30名医护人员,但他们依然在一片废墟中围出场地,打出县医院的名字,日夜坚守在与时间赛跑、与死神抗争的第一阵地。

  与此同时,从哈尔滨到海口,从上海到乌鲁木齐……近千支医疗队从全国各地紧急驰援。

  震后半小时,华西医院和四川省人民医院等医院组建的医疗队向核心灾区进发。5月13日零时左右,他们抵达北川展开救援。

  13日凌晨,重庆市101人的应急救援队抵达灾区;13日深夜,广东医疗队在通往映秀镇的“死亡路”上一边行进一边救人;14日凌晨,卫生部首批专家医疗队到达灾区……5月21日20时,医疗救治队伍已覆盖灾区每个受灾乡村。

  震后十几个小时内,什邡市第二医院医生张泮林已连续做了7台手术。他74岁的心脏因过度劳累而停跳近1分钟。然而,被抢救过来的老人仅仅休息一个晚上又投入了战斗。

  第三军医大学的医疗队一到灾区便紧急开展手术,24个小时完成救治手术106例。3天4夜里他们从死神手中夺回242个生命。

  “一线希望、百倍努力;救死扶伤,永不言弃。”这是“白衣天使”无声的誓言,这是“白衣天使”实际的行动。

  正是无数医护人员的坚持和努力,四川灾区37万多名伤员得到及时救治。截至6月20日,已有8.1万余名伤员经治疗后出院。

  在灾难中,伤员治疗一般会出现两个死亡高峰:一个是早期急性创伤导致的死亡,一个就是后期沉淀下来的危重病人的死亡。

  为了让生命延续,5月26日,74岁的骨科专家戴?戎、70岁的肾内科专家王海燕和重症监护专家刘大为等赶赴灾区,他们9天辗转成都、绵竹、广元等6个城镇,打响危重病人治疗攻坚战。

  集中病人、集中到条件好的医院、集中最好的医务人员、集中优势物资,专家组最终确定了重症伤员的救治原则。

  5月29日,四川省人民医院从绵阳市接回17岁的北川中学高一学生张建华。这个被重物挤压10多个小时的小伙子,被诊断为严重挤压综合征、急性肾功能衰竭、四肢肌肉严重坏死,出现脓毒血症和严重出血倾向。戴?戎教授亲自手术,其他8位专家分成两组,同时为张建华进行手术,一组先做右上肢的手术,一组先做左下肢,完成后再进行交叉。王海燕、陈香美、刘大为等多位专家组成保障组,在手术台旁边严阵以待。

  5个小时的紧急手术后,专家们用精湛的医术创造了奇迹:小伙子不仅保住了性命,而且保住了四肢!

  这就是可敬的“白衣天使”,他们用妙手仁心、用精益求精的精神创造了一个个生命奇迹。

  “灾区人们已经承受地震带来的痛苦,不能让他们再受到疾病的折磨,预防控制传染病的暴发流行,这是我的责任。”甘肃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第一批抗震救灾防疫队队员刘建地朴实的话语道出所有卫生防疫监督人员的心声。

  地震后,作为急性传染病预防控制科科长,刘建地首先想到的是到地震灾区开展灾后卫生防疫工作。

  5月13日刘建地便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抗震救灾防疫队赶赴陇南文县,疾病监测、消毒杀虫、印制防疫宣传册……

  同一天,16支卫生防疫队伍陆续赶往四川灾区,并在1周内实现了对11个重点县的全面覆盖。

  截至目前,奋战在地震灾区的卫生防疫人员已经超过了1.5万人,在每一个受灾严重的村庄都有2到3名防疫技术人员。

  卫生防疫人员在灾难的第一刻到达灾区;当救援队、医疗队逐渐撤回时,他们依然在坚守,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人民的生命健康。

  “我们要肩背几十公斤的喷雾器,搬运消毒药,每天面对已经腐变了的遗体和家禽的尸体。”成都市疾控中心驻都江堰的6名女子消杀队员忙得都快忘了自己是女人,没洗澡没洗头,浑身夹杂着汗水和消毒水的怪味。

  “只要哪里有村民,我们的工作就深入到哪里;水源的位置有多高,我们的队员就要爬多高。”攀枝花市卫生监督突击队每天一大早就出发,他们在分管的范围内翻越每一座山、趟过每一条河,走过所有的羊肠小道。

  “脚走没了也得进山。”河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朱会宾给自己下了死命令。截至5月24日,他们承包的3个乡镇39个村和14个临时安置点的卫生防疫已经实现了防疫措施全覆盖。

  “群众的生命安全是我最大的心愿。”震后,四川省卫生执法监督总队副总队长张平西带领突击队员奔赴每个受灾乡镇、自来水厂、医疗救护站、救灾物资发放点、受灾群众安置点,检查食品卫生、监测水质、宣传卫生常识,不留一个卫生死角。

  “灾区未发生重大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万余名卫生防疫监督人员的坚守,最终换来这个让人欣慰的报告。

  这就是可亲的“白衣天使”,他们用艰苦奋斗、恪尽职守的敬业精神保护着生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